從早晨的「彌敦道」說起

郭明德 4A

早晨的彌敦道已經車水馬龍,行人路上人們絡繹不絕,水楔不通。強國人在彌敦道的商店瘋狂購物,滿載一個又一個的行李箱。他們的行李箱就好像亡命的紅色小巴,輾過一個又一個香港人的腳趾。

由彌敦道左轉入窩打老道後,再沒有吵雜的人聲和車聲,頓時離開了城市的繁囂。周圍的環境十分清靜,街上只見數位老人家。

「呼—」早晨的廟街與旁邊的彌敦道形成強烈對比,不少店舖仍未開門營業。沿著廟街直行,我感受到一陣又一陣的冷風颼颼地迎面吹來。有幸這條街的食店都很有良心,定價大眾化,為冷清的廟街增添了一點溫暖。

在離開廟街時,我在內心裏默禱,希望這些小店不會被無情的業主大幅加租,最終令它們結業,令油麻地街坊無法享受到物美價廉的食物。

在廟街對面,有一個名為榕樹頭的公園。裏面有多棵大榕樹和一座天后廟。天后廟的香火鼎盛,不少人前往參拜。閉上眼睛,用耳朵聆聽周圍的聲音。我聽到鳥雀呼情,聲音十分動聽,令我感到心曠神怡。

到了行程的終點站—果欄。它建於1913年,更在2009年被古物咨訊委員會評定為香港二級歷史建築物。雖然在窩打老道旁的果欄都沒有營業,但石龍街的果欄則有營業,更吸引大量市民選購水果,令狹窄的石龍街迫到水楔不通。

終於可以回家了!又經過彌敦道。中午的彌敦道比早晨的更多車,更多人,看似十分熱鬧,但不比廟街的人情味窩心。

廣告